写给姥爷

姥爷,我昨天梦到您了。您走后的这些天,我很想您。 我回到石头楼 - 那个您住了30年的家,您正在外屋沙发上坐着看报纸,看到我回来,您把我叫到身旁,握着我的手问长问短。我拉着您的手,抚摸着您充满皱纹的额头,感受着温暖、幸福。这时我醒了,在失而复得的巨大幸福感的冲击中醒过来,想起梦中的画面,泪流满面。 姥爷,五一我回去看你,您还跟我说了那么多话,让我去北京找找医生,看看为什么这么久病情不见好转。您一直追问我VV和牛牛的近况,嘱咐我认真工作、但别太累。我没有意识到,这是您最后一次和我说话。 5月16日,爸爸给我打电话,说您情况不太好,让我和琛琛弟弟一起回去。路上堵车,到医院已经接近凌晨3点。在病床前,我和琛琛抓着您的手,轻声呼唤“姥爷”。您的眼睛努力睁开了,带着呼吸面罩的嘴也费力的一张一合。可无论怎么努力,您也没能说出一句话。最后您笑了,闭上眼睛,眼角流出泪水。妈妈说,您之前昏迷谁都叫不醒,您是在等我们。 我从小是在姥爷家长大的。姥爷您记着吗,我小时候牙不好,为了让我每周能早点儿看到医生,您每次都一早先去医院给我排队,每次我到就诊室的时候,我的病历总是在最下面压着。 姥爷您从小疼我,我从小最喜欢吃的荞面碗托、炒花生,您几十年都记在心里,每次我回去看您,您总会要亲自到外面帮我买回来,看到我吃的样子,您的脸上就乐开了花。我回北京,您总是悄悄的站在回北京的必经之路上,静静的看着我的车离去。姥爷你知道吗?给告别仪式准备追思用视频照片时,我才意识到随着自己的长大,自己和我的小家的照片越来越多,带您出去的照片却越来越少。我怪自己,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,这句话竟是用来后悔的。 姥爷您一生爱爬山。您还记着80多岁那次带着我和楠楠去爬山吗?您走得那么快,我俩都跟不上您的脚步。后来爬上一个山包,兴之所至,您唱起《山丹丹花开红艳艳》,正好被几位爬山的学生听到,特意摘花来送给您。 姥爷,您一生把一切都献给这个大家庭,却常常忽视自己。就在今年查出肺癌前,您和姥姥都坚持独立生活,为的就是不给子女添加负担。可是,您都92岁了。在您心中,大家的工作、儿女的身体、子孙的照顾,这些都比自己重要的多。 姥爷,大家都说您是老实人,在很多人看起来甚至有些死板。在殡仪馆听您单位人说,一直到去世前,您都始终坚持亲自到单位缴纳党费,从未拖延。您一生正直诚实、容人让人。大家谈到您都是两个字:“好人”。我知道这两个字的分量有多重。虽不能至,但我一生会以此为目标。 姥爷,您总是乐呵呵的。90多年经历国事兴衰,受尽苦难,却从不曾听您有所抱怨。对生活,您总是充满感恩,充满热情,充满留恋。听父亲说,在医院的最后几天,您还问大家:“我是不是生了什么病,我才92岁,还有很多事情想做啊”。 有人说您一生平凡,可能是吧。您像一条静静的河流,几十年如一日总是无声无息的流淌,无声无息的让他们忽略了您的伟大。 亲爱的姥爷,我知道,无论多么留恋,我再也不能牵到你的手;无论多么渴望,您再也无法答应我的呼唤。今天是2014年5月21日,您一直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,若还在世,您一定会问我新闻里这么多的“521”是什么意思吧?姥爷,“521”的意思是“我爱你”。 是的,我爱你,姥爷。如果有来世,我还做您的外孙。 您的外孙 孟岩 2014年5月21日 missyou

Related entries:

Leave a comment

(required)

(required)


Information for comment users
Line and paragraph breaks are implemented automatically. Your e-mail address is never displayed. Please consider what you're posting.

Use the buttons below to customise your comment.


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| TrackBack URI